所有人都知道,摄影是用光的艺术。日光、月光、星光,顺光、逆光、反射光…… 追光逐影可以说是摄影的常态,不过,美好的光线虽然可遇而不可求,但至少……看得见。 

 

那么,为了拍摄一张好照片,你又有没有等待过风呢?花非花雾非雾、来无踪去无影的风?

 

这次霞浦之行,我和色友们就一起等了一回风,而且,一等就是一个下午。

 

拍摄前,摄影指导胡老师在微信群里发了上面这张她的作品, 她告诉我们,这叫“飘网”,我们下午的拍摄对象就是它了。

 

 “飘网”的拍摄点位于杨家溪,对,就是那个因古榕树下老农牵牛的图片名扬天下的杨家溪。“飘网”在榕树村的另一头,拍的人要少很多,我想,原因之一或许就是因为,等风来,实在是一件太不可控的事情。

 

 “飘网”的真名是“定子网”,它是当地一种传统的捕鱼工具,把竹竿插在河道中央,顶端绑上细长状的渔网,上面有开口,越到底部越收窄,等潮水涨满河道把袋口淹没,顺流而下的鱼虾从袋口游进网底就再也游不出来了,只能束手就擒。

 

而退潮后这一排“定子网”就静静地立在露出河床的水面上,远远看去像没有船的帆。而只要有风从合适的方向,以合适的强度吹来,网布随风飞扬,飘出各种造型,“飘网”的美名便因此而来。

 

那是一个几乎阴天的下午,风平浪静水波不兴。我们等啊等,在潮水慢慢退去的过程中寻找各种角度拍倒影、拍渔民,尝试各种参数组合,而空气中一丝风的味道都没有。

 

一小时、两小时,天色越来越暗,每一次感觉到微风拂面都会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,“风来了风来了”,大家扛起相机迅速移动到理想机位,然而,渔网只是微微地抖动了几下,又塌了下来。就这么循环往复了好几遍,“没戏了吧”,大家失望地嘟哝着开始收拾家伙往回走。刚走出去没几步路,就听胡老师大叫“快回来快回来”,哈,赶紧猛跑回去,只见水面上正是“好风凭借力,飘网向青天”,几个小时的等待终于有了收获。

 “飘网”的拍摄可能是这次拍摄过程中片比最高的了,因为一下午的等待就只为了一个完美的瞬间。有时候网的形态飘得很美,但渔船却不在正确的位置或者渔民划船的动作不漂亮,又有时候渔民的动作和位置都很到位,网却飘得不温不火。

手持好几斤重的长焦头拍了一下午,我的颈椎病都犯了,晚饭时直恶心。回到家也是这一组片子最难理,正过来倒过去地看了好几遍,弄得我头晕眼花。那天光线不理想,所以即便是千挑万选,最后出来的片子仍不完美。也许遗憾本身,也是摄影的一种乐趣吧。其实,当天风再起时大家齐声欢呼的那一刻,心中已是圆满。